TAG标签 |网站地图 |免责声明
位置: 主页 > 电力能源 >

山东济宁燃煤机组将进行超低排放改造

时间:2018-04-15 00:09 来源: 作者: 点击:

火力发电网讯:“一条白色的手绢放在烟囱口,过一段时间拿出来之后手绢依然是白色的。”对于即将进行的超低排放改造,华能济宁电厂策划部刘主任为记者描绘了这样一幅画面。烟尘、二氧化硫、氮氧化物三类排放物,在经过超低排放改造后,煤电机组与燃气轮机组的排放浓度划上了等号。

根据山东省出台的《关于加快推进燃煤机组(锅炉)超低排放的指导意见》,济宁市开始了超低排放的改造升级。未来三年,济宁计划完成燃煤机组的升级改造,到2018年年底,不达标的机组将被停产。

超低排放助力蓝天白云

记者走访济宁市多家电厂,了解本次超低排放改造的进展情况,探索传统以煤电为主的济宁各大电厂的绿色转型之路。1号机组二氧化硫排放浓度75毫克/立方米;氮氧化物排放浓度34毫克/立方米;粉尘排放浓度15.7毫克/立方米。2号机组二氧化硫排放浓度27毫克/立方米;氮氧化物排放浓度15毫克/立方米;烟尘排放浓度13.82毫克/立方米。9月1日,蓝天之中白云朵朵,在华能济宁电厂的主控室内,记者看到了这样的一组数据。

“在进行超低排放改造之后,这些数据还会有大幅的降低。最终折算下来,我们烧一吨煤的排放量,大约相当于家里烧一个蜂窝煤的排放量。”刘主任向记者介绍。在经过多次环保设施改造之后,该厂的两台350MW热电联产机组已经实现了氮氧化物的超低排放。

所谓火电超低排放,就是对燃煤机组按照燃气发电机组的排放标准进行技术改造。即对原有脱硫脱硝和除尘设备进行提效,增加脱硫二级吸收塔、脱硝催化剂层和湿式电除尘器等设备,使烟尘、二氧化硫、氮氧化物排放浓度分别不高于5mg/m3、35mg/m3和50mg/m3,从而大大降低火电机组的污染物排放。

“我们(采用的)超低排放的技术比较成熟,今年1号机组就会完成改造,争取在2017年完成全部四台机组的改造。”对于超低排放的改造进程,刘主任有着充足的信心。目前,华能济宁电厂已委托研究院所完成了超低排放改造可研报告的编制工作,今明两年将完成2台350MW机组超低排放改造工程。

“作为城市电厂,我们面临着很大的生存压力。对燃煤机组进行超低排放改造,是对市民的负责,更是企业履行社会责任的表现。”刘主任坦言,随着城市的建设和发展,原本位于城郊的华能济宁电厂,如今已身处济宁城区内,周围新建不少社区与楼盘。在这样的现实下,把环保工作做到最好,打造绿色环保标杆电厂,是企业的重要目标。

据了解,2015年起济宁已有9台10万千瓦以上的燃煤机组进行改造。其中里彦电厂的4台13.5万千瓦的机组已完成改造,进入调试阶段;华能运河电厂与华电国际邹县电厂各有一台机组已开始动工。年底前,有7台大机组在进行改造后能够投入运行。

企业与环境的双赢选项

济宁市环保局污控科的工作人员为记者列出了这样一组数据,济宁目前二氧化硫的排放量80%来自于燃煤;氮氧化物排放70%来自于燃煤;尘土排放40%来自于燃煤;而在燃煤的排放之中,95%来自于煤电企业的排放。

与原有的排放标准相比,经过超低排放改造之后,二氧化硫的排放是原来的25%;氮氧化物排放是原来的50%;尘土的排放是原来的六分之一;经过初步测算,如果燃煤机组全部实现超低排放,每年污染物的排放量能降低40%以上。

在短时间内,以煤炭为主导的资源结构无法改变的情况下,超低排放改造成为煤电企业迈向绿色转型和实现环境改善从而实现企业与环境双赢的关键一步。

改造对于企业而言,也到了正确的时机。在煤价较低的情况下,企业有一定的空间来支撑改造所需的资金。据了解,以两年为一时段,山东省对于燃煤机组的排放标准正在逐步严格,与两年一次的“阶梯式”技术改造,对于资金以及机组有限的空间而言,一步到位的超低排放可以避免企业在改造过程中的浪费。

“为了防止企业按照排放标准‘压线’生产,济宁市对排放标准值进行排名奖励,鼓励企业以更高的标准降低排放。”该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在环保处罚之外,通过奖励让企业获得实惠,更调动了企业降低污染排放的积极性。

济宁市自2014年11月出台《燃煤机组环保设施运行绩效考核办法(试行)》,对全市35家电厂每个月正常运行的机组进行评比,根据在线监测的数据,算出本月燃煤发电机组的二氧化硫和氮氧化物的比值,同时结合日常环境监测情况,评选出本月未超标及未发生其他违法行为的比标准值低的前20名进行奖励,最高奖励可获得10万元,有些企业已连续拿到奖励。

补好木桶的最后一块短板

“济宁市共有大约110台燃煤机组,其中大容量燃煤机组30台,另有小容量机组80余台,如何完成小容量锅炉的超低排放改造,是工作的重点与难点。”该负责人告诉记者,在相对的环境容量之下,即使有一台锅炉排放不达标,都将影响整体环境的改善。

据了解,今年进行升级的电厂,达标后每发1度电能拿到1分钱的补贴。据相关媒体报道,2014年完成超低排放改造的淄博白杨河电厂6号、7号机组总投资1.82亿元,每度电的成本增加了2分7。对于一次性投入较大的超低排放改造而言,企业面临着较大的资金压力。

资金与技术,是小容量机组超低排放改造面临的两道难关。在排放降低的背后,需要的是企业真金白银的投入。

“一台锅炉的改造费用就需要1600万到2000万元,而且改造之后锅炉运行的成本也会增加。”济宁某电厂工程师王力(化名)告诉记者,小型机组在发电之外,还有着供暖、资源综合利用等任务,自发自用的锅炉也难以享受国家补贴。

目前,超低排放的技术在10千瓦以上的燃煤机组上运用较为成熟,但在单台10蒸吨/小时以上燃煤锅炉上的运用效果不理想。王力关注超低排放改造的时间并不短,但在经过几次试验之后,由于小型机组内部的结构复杂,其中不可控因素较多,试验并没有取得预想的效果。当前市场上相对应的环保改造技术种类繁多,真实效果难以确认,这为企业的改造添加了许多困扰。

“根据山东省新出台的意见要求,进行改造势在必行。在资金与技术方面,小型锅炉更需要合理的政策支持。”王力也期盼着能够得到公平的补贴政策与科研投入。“在3年的时间内完成超低排放改造,小锅炉必须争分夺秒,改造过程松一松,空气质量或许就会降两降。只有实现30+80的整体改造,才能达到百分百的环境改善效益。”

阅读排行
最新阅读
  • 关键词导航:能源新能源能源经济电力能源油气能源RSS地图

  • Copyright by 2013-2018能源信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90152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