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标签 |网站地图 |免责声明
位置: 主页 > 国际新闻 >

对比我国的弃风限电 丹麦实现高比例风电运行

时间:2016-07-22 00:25 来源: 作者: 点击:

风力发电网讯:“当风儿在草上吹过去的时候,田野就像一湖水,泛起片片涟漪。当风在麦苗上扫过去的时候,田野就像一片海,掀起层层浪花,这叫做风的舞蹈。请听它讲的故事吧……”

数百年前,一位丹麦作家借“风”之口,书写了《安徒生童话选》,为世界展现出一个“童话王国”。如今,同样借“风”之口,丹麦人向世界述说着一个“风电王国”的诞生。成功的“丹麦风电案例”,已成为全球风电行业的翘楚,为这个北欧小国摘得“全球气候领跑者”桂冠。

在今天的丹麦,目前风电占全部电力消耗的比例已超过20%,位居世界各国之最。丹麦国家气候与能源部部长康妮•赫泽高女士曾自豪地宣称:“丹麦风电案例”值得各国借鉴。同样,中国也不例外。

丹麦风电发展之路

财政补贴,使风电快速崛起

上世纪70年代以前,丹麦曾深受能源依赖外界之苦,能源消费曾有99%依赖进口。事实上,这并不是一个具有清洁能源发展先天优势的国家——其水电资源、太阳能和地热资源都不丰富,在国民的反对下核电也无法发展。

短短20年后,丹麦的能源自给率首次达到100%,此后开始了能源供大于求的趋势。来自全球风能理事会的数据显示,2013年,丹麦新增风电装机容量为657兆瓦,风电累计装机容量已达4772兆瓦,该国风电在电力消费中的占比已经达到33.2%,稳居欧洲第一。

业内专家认为,这一切,都是过去20年来丹麦政府所设计的、全球最有野心的支持可再生能源发展计划——而其根本,则是使用财政补贴作为市场动力,使新能源技术(尤其是风电)享有远超市场价的优势地位。

对风电行业早期的财政支持包括装机基金和电价补助;后来则以固定上网电价与差价补贴作为主要支持手段。尽管以工程招投标的方式进行,丹麦海上风电的补贴更甚,除了享受陆上风机一样的补贴,海上风电还享有较高的上网电价。

除此之外,丹麦政府对石油煤炭等化石能源征税,对二氧化碳排放征税,但对作为可再生能源的风电——包括风机制造商和风电场业主——不仅不征税,反而给予财政补贴,这就促使丹麦的风电得以迅速发展。

保障风电上网

除了各种补贴,丹麦政府在消除风电市场准入障碍方面也给予倾斜,要求包括风电在内的新能源必须优先上网,如不能及时入网,电网公司给予经济补偿。

据外媒近日报道,丹麦要在2025年前完全停用煤炭,改而增加使用从风电至脚踏车发电等形式的清洁能源。丹麦气候部表示,他们已提交相关建议书,把该国完全停用煤炭的计划表从2030年提前到2025年。目前,丹麦为其未来能源系统已制定了统一的规划和扶持计划。

借助邻国水电机组良好的调节性能

丹麦电网与欧洲电网互联,并通过电力交易完成供需平衡。当本地风电富裕时,向周围国家出口风电,当本地风电出力较小时需要进口电力。依靠欧洲大电力市场,借助挪威等邻国水电机组良好的调节性能,是丹麦风电实现高比例消纳的重要条件之一。丹麦与挪威、瑞典和德国电网之间的输电容量达到628万kW,是2013年全年最大用电负荷的1.02倍,是风电装机容量的1.32倍,因此,丹麦电网具备消纳大规模风电的条件。

调整其他电源发电量

丹麦电网公司是丹麦输电系统运营商,负责管理日常电力的供需平衡,通过与大型电厂、当地的热电联产厂乃至国外输电系统运营商进行交易,实现上调或下调电能产量。在紧急情况下,丹麦电网公司可以要求其他电源停机,甚至在极少情况下,要求风机停机。

同时,要使风电入网并保证良好的电网运行,需要良好的电网和风电场建设规划、准确的风功率预测,在无风时要有充足的后备电源以及良性的电力市场。而丹麦也正是通过这些手段达到了28%的风电占比。

中国风电规模最大却难盈利

尽管风电被寄予又一次能源革命的旗号,但以其为代表的新能源发展并非一帆风顺。世界可再生能源协会主席麦加德说,受多种因素影响,2012年全球风电总装机容量45GW,出现18年来全球风电年新增市场的首次下降,目前这种势头没有根本改变。

风能、太阳能,被称为最廉价的电能。发展风电业,已是历史的必然。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风能专业委员会名誉主任施鹏飞表示,截至2013年,我国风电并网容量7700万千瓦,吊装容量超过9000万千瓦,成为世界第一的风电大国。风电发电量的占比连续两年超过核电,成为第三大电源。

如今,我国已把新能源革命提到事关国家未来的高度,风能被定位为重要的战略性新兴产业。但风电业的发展也面临种种挑战。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能源学会会长倪维斗指出,一个突出问题是弃风限电,仅2012年就浪费电力2000亿千瓦时,经济损失超百亿。同时,作为重要新型高新技术产业,我国的风电装备设计制造总量和运行规模都居全世界之首,但商业潜力没被挖掘,一半左右的风电厂没有盈利。

丹麦始终将发电、输电与售电3个环节划分开执行却又紧密契合,让上游发电企业和下游售电公司成为市场化竞争主体,电力调度中心划归政府下属的、不以盈利为目的的国家电网公司管理。诚然,此举亦使得风电等绿色电力“优先并网”的策略落到了实处。

相比之下,中国风电发展,目前却主要依靠国有集团在推动,并且电力改革正处于新一轮的改革中。中国虽然早在5年前就启动了以厂网分开为标志的电力体制改革,但电力市场化之路却受阻于电网,以利益集团为代表的电力垄断体制至今未能打破。中国能源网CIO韩晓平表示,“新能源发展必须充分引入市场竞争,打破垄断必将为电力改革的题中之义。”

丹麦始终将发电、输电与售电3个环节划分开执行却又紧密契合,让上游发电企业和下游售电公司成为市场化竞争主体,电力调度中心划归政府下属的、不以盈利为目的的国家电网公司管理。诚然,此举亦使得风电等绿色电力“优先并网”的策略落到了实处。

相比之下,中国风电发展,目前却主要依靠国有集团在推动,并且电力改革正处于新一轮的改革中。中国虽然早在5年前就启动了以厂网分开为标志的电力体制改革,但电力市场化之路却受阻于电网,以利益集团为代表的电力垄断体制至今未能打破。中国能源网CIO韩晓平表示,“新能源发展必须充分引入市场竞争,打破垄断必将为电力改革的题中之义。”

原标题:对比我国的弃风限电,丹麦实现高比例风电运行

阅读排行
最新阅读
  • 关键词导航:能源新能源能源经济电力能源油气能源RSS地图联系QQ1248681749

  • Copyright by 2013-2016能源信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9015278号